阅读新闻

从郭德纲徒弟众筹百万告诉你网络慈善最缺的是什么

发布日期:2019-06-01 08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被告闫卫星在自己的养猪场(位于太清宫镇太清宫办事处村庄后)内饲养三条黑色烈性犬。2013年5月1日被告闫卫星有事,没有去养猪场喂养猪和狗(已提前放置猪食),5月2日下午2点左右,闫卫星去养猪场发现三条狗不在。被告贺抗旱(鹿邑县太清宫镇大贺行政村大贺村村民)见到该三条狗后,把该三条狗堵到其家后院,用门板堵着大门,三条狗没有拴,之后贺抗旱去走亲戚去了。原告贺徐氏(时年93岁)与被告贺抗旱对门居住。三条狗挣脱门板,跑到原告贺徐氏家中将其咬伤,当天被送到鹿邑县人民医院治疗,经诊断,原告贺徐氏的伤情为:右股骨转子间粉碎性骨折,右侧顶顳部、枕顳部及左手、左小腿皮肤挫裂伤。2013年9月18日,周口仙源法医临床司法所鉴定意见书鉴定原告伤情为五级伤残。

  客屠英是个性格泼辣的女孩,不知为什么她好象第一面就对安雯产生了好感,她觉得安雯好象自己亲切的大姐姐。后来,屠英看到了安雯的生活,她眼睁睁的看着安雯如何委屈,如何照顾自己瘫痪的丈夫,她被安雯的爱感动。她时常找这个东大姐聊天,从她那里似乎可以懂得最简单却又最复杂的生活哲理,而这些哲理安雯是用自己朴实的行为诠释的。

  都说中国的互联网发展,让世界都为之称羡,的确,国内的互联网发展速度,让世界瞠目结舌,尤其是应用在生活中的互联网,更是...

  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,就留言跟我说身边的例子,比如某某,是真穷,是真病,幸好遇见了网络众筹这个渠道,才得以躲避大难。

  它的上半身是什么呢?是筹款。也就是有人说他遇了难,发起筹款,只要上传一些凭证,通过平台审核,就可以发起。

  应该是你到底为什么要筹这个数额?你筹来的数额究竟用作什么?定期提供发票,提供使用途径的证明,并且有线下的抽查和监督。

  所以我举了一个非常形象的例子来说明这种制度上的缺失,我举的例子是淘宝和火车站流动摊贩。

  通过这个,基本上建立起一套卖家的评价体系,从而使得网店变得可信,甚至有时候比实体店的信誉都高,因为买家众多,评价可视嘛。

  而火车站的流动摊贩之所以常年累月东西特难吃,实质上就是因为商家和顾客是一锤子买卖,交易一次,永不再见。

  说白了,6374刘伯温开奖结果奖,我是和你交易了一次,但我不是线下付款,我是线上付款,我扫码购买,然后给好评或者差评,你就顶在脑门子上,后来的买家看得到,你看看质量会不会改进!

  当然,这是个笑话,但我的这个提议你稍加改良,就可以起到建立信任的作用,就可以解决火车站流动摊贩东西难吃的问题。当然,前提是管理者有心解决,而不是借机自己在列车上卖更贵更难吃的。

  你不能跟我强调说,你身边的某一个人,某两个人因为这件事得到了帮助。这句话没有价值。

  我还可以告诉你,也许有几个人,就是特喜欢吃火车站流动摊贩的口味,问题是,他俩能代表大多数么?

  我们的网络众筹已经筹措了数百亿之巨,这些钱无论你怎么砸出去,总能砸对俩人。

  稍有点概率的常识,你就知道,无论怎么样的不合理,它总有一部分钱会用在实处。

  你翻开历史,二战时美国对蒋介石团队最大的不满就是腐败,觉得他们把美援都贪污了,没有落在实处。

  我觉得最可笑的就是很多大V在呼吁,不能因为一粒老鼠屎就坏了一锅汤,不能因为有骗子,就不捐钱。否则,那些需要的人就更得不到援助了。

  钱是有限的,爱心也是有限的,每年一个国家所有人能够捐出来作为慈善的资金总量是有限的,它不是无限的啊,哥哥!

  慈善追求的是如何利用好这些有限的爱心,这些有限的资金,尽量提高它们的使用率,命中率。

  只有这种吃了坏肚子,硌牙齿的,才不会招来贪婪的人,才会落到真正的灾民手里。

  他知道,这些贪婪的人得到的越少,那些灾民得到的就越多,而不是一味的指望总量上能有什么突破。

  每一处的东西都有每一处的用处,不是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。最重要的,是建立起一套机制。

  慈善的有效性,不是建立在一味的献爱心的基础上,而是建立在严密的监管机制的基础上。

  而你要建立一个监管机制,你就得诞生一个第三方。这个第三方,是和整个慈善游戏里的既存玩家们,利益对立的。

  他派人找了两队人夯土筑墙,用锥子扎进墙去就要杀工匠,扎不进去就杀使锥子的士兵,从而建造了历史上最坚固的城墙。

  这是为啥?很简单,质检师与工匠的利益是截然相反的,是你死我活的。能不坚固么?敢不坚固么?

  同样的道理,众筹的平台一方,一定是希望人越多越好,人气足,自己作为平台的估值才会高,而筹款的一方,肯定是希望得到的钱越多越好,如果你不管他,他甚至希望靠这个发财致富。

  他的存在,应该是监督,抽查善款的使用情况,只有他发现了善款没有被合理使用,他才能收费,这将是他的盈利模式。

  这就像工程师写代码,测试测BUG,测不出BUG,不给测试钱,测出BUG,扣工程师的钱,然后给测试。

  那你想,这俩不得往死里掐?只有他俩往死了掐,质量才能上去,你这做老板的,才能安心啊。

  同样的道理,我们就是需要这样一个依托于找出骗捐者,以此作为自己盈利模式的第三方的存在,才能使得这个游戏里面形成对立面,形成监督和制约机制。

  只有当献出爱心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,才能培养下一代形成慈善的传统,慈善的风气,乃至慈善的文化。

  我知道很多人都很欣赏西方社会那种慈善传统,但很少有人愿意去想一想,维纳斯可不是一刀刻成的,这个雕刻的过程里,每一刀都不美,虽然结果很美。

  这个漫长的过程,是走向一切美好必经的,这个漫长的过程里充满了算计,充满了设计,充满了制约,而不只是很多人脑子里的美好,爱,善良。